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主 页 要闻要讯 专题关注 通知公告 政务快讯 基层动态 文化传真 研讨交流 公众留言 调查访谈 办事指南 资料中心

来自山东黄河基层的报道(八)

 

来源: 本站原创   录入人员: 许梅 时间: 2010-12-24 [ ]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本站1224日讯     在山东东平县境内,有一道东平湖堤、黄河堤和山体相连接的防洪工程体系,它为黄河、东平湖安澜,人民安居乐业,发挥着屏障作用。可是,安澜中,并非不存在隐患。长期以来,当地村民对山石资源进行无序开采,防洪屏障自然山体在逐年减薄,有些山体即将挖透。

东平黄河河务局在《关于规范防洪自然屏障山体管理的报告》中这样严肃地写道:“当东平县黄河段到达11000立方米每秒洪水时,由于水位高,各山体缺口将会出现漫溢、安全区进水的险情。一旦发生险情,安全区内3.74万人、4.1万亩耕地将被全部淹没。”

于无声处听惊雷,想想真有些可怕。当地延续了50多年的山体开采史,当嘎然停止了!518日,黄河主汛期来临之前,东平县召开沿黄山体禁采紧急会议,县委副书记张成伟带领督察、国土、安检、河务等单位进驻一线,“禁采之战”正式打响。

这项工作,在东平黄河排满了整个夏天。5月初接到上级禁采令;到6月底,一个多月时间,通往沿黄山体开采企业的供电全部中断,爆破用炸药全部停供,历时50多年的山体无序开采到此终结;7月份开始,山体进入恢复性治理。这不仅仅是一场“禁采之战”,而且是半个世纪的开山终结,同时,也是落实最严格的河道管理制度的起始。

成果的背后,有上级领导的鼎力支持,有地方政府的大力协助,有最严格管理理念的引导,还有,伴随着这个夏天,奔跑在山顶摸排山体详细资料的禁采工作组人员,他们更是功不可没。

一天一座山头

那是接到禁采令之后,东平黄河河务局迅速抽调技术人员,组成了以分管局长带班的临时禁采测量小组。

人们记忆中的山应该是绿色的,可是,这里惨遭恶性开采的山却是白色的。据一名禁采小组的工作人员讲,他们第一天来到山脚下的时候,眼前是一个巨大的碎石坡,白白的石头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刺眼的光芒。因为要测坡顶的定位点,他们开始攀爬,零乱的石头比想象中松滑得多,还没爬到半坡就随着石头一起滑到原地,反复几次,始终爬不上去。近在咫尺的山路走不通,他们只好绕路而上,而且全是这种需要绕的大大小小的碎石坡,粗略算算,一天累计起来竟然绕出了65公里的路程。

等绕到山顶,太阳也跟着转到头顶。山顶上是找不到一颗树的,只有被炸开的山凹,和被炸得“呲牙咧嘴”的石头。禁采组人员贾明月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他说:“山凹上面虽然没有树,但还有点风,最头痛的是几十米深的山凹下面,像个无盖的蒸锅,闷烫闷烫的。我第一次下去再上来时,心慌、头晕、两眼冒金花,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贾明月可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从小就在附近的山上放羊、抓鸟,自称视爬山如吃饭一样的人物,但执行这次任务,他却是第一次尝受到爬山的痛苦。

防洪自然山体禁采是解决历史遗留问题,是消除防洪隐患的大事,摸排山体详细资料是禁采工作的主要任务,并且时间紧迫。为此,他们把每天完成一个大约4平方公里的山头测量作为当天的工作量,早上5点负重上山,午饭时间是根据工作情况而定的,什么时候忙完什么时候吃饭,午饭时常有晚到下午两三点的时候,晚上8点完成工作回到单位是常有的事,这就是一天一个山头的具体内容。

与电池赛跑

全站仪和GPS卫星定位仪是工作人员的必备工具,仅一台全站仪就重20多公斤,背着它,再背上水和饭,工作人员每天都要负重弯腰爬山下山,转换地点。水政执法科史仍华,是这次抽调的工作人员,在测量小组中他个子最高,手臂最长,因此他所分工的主要工作是负责举着2米高的GPS信号杆,根据仪表指示寻找定位点,由于定位仪的电池量只能持续使用57个小时,所以相比其他人,他必须跑得更快些,得抢在电池用完之前完成当天的定位工作,用他的话说,他是在和电池赛跑。“记得有一次,我正在低着头看仪表,没想到身后冒出几名年轻人,上来就要抓我的杆子,我举着杆子掉头就跑,他们在后面边骂边追,追不上了就拿石头投我……”谈起工作过程中的种种艰辛,史仍华依然幽默地说,“我是执法人员,不能和他们正面冲突,我比他们跑得快,他们赶不上我。”

山体禁采范围涉及3个乡镇17个行政村44家企业,从业人员约5000多人,特别是涉及到当地的经济利益,不少不法份子经常指使村民跑到山顶,对测量人员发泄怒气。禁采工作人员,不只是跟自然环境较量,还得面对复杂的社会矛盾。

“这些高科技仪器就是好,减少了我们一大半的工作量。不过,这东西就是有些娇气,怕水,下雨天不能用,所以我们只能顶着太阳跑。”与面对的社会矛盾相比,禁采工作人员更喜欢谈起他们觉得好用的工作仪器。

汗水换来的底线

屈克鹏,1998年参加工作,引用他博客中好友的评价是:个头不高,皮肤不白,长得不帅,电脑高手,工作起来“像傻子”。

在这次禁采测量小组中他是主力人员,也是唯一一位在在山体测量、巡查等近一百多天工作中没有一天缺席的同志。山体禁采整治期间正好赶上调水调沙,他又是防汛工作人员,白天爬山回来,晚上还要整理调水调沙上报数据和防洪方案,根本没有时间回家。一天,他刚从山上下来,接到妻子电话,电话那头哭得说不成话,原来是岳父正在医院抢救。屈克鹏忙完手头的急活,晚上急急忙忙赶到医院,幸好岳父的病有所缓解。然而,他工作奔跑一天了,整个人晒得像“黑铁蛋”,头发凌乱,浑身脏兮兮的,病房的人们都以为他是溜进医院的叫花子,一片的冷眼冷语。屈克鹏苦笑着说:“我老婆只是看到我脸黑了,其实,当时我的鞋里全是爬山灌进的石粉末,磨得脚底水泡钻心地疼。但又不敢告诉她,怕她心疼。等她们睡着后,我问医院借了个水盆,找个墙角,脱下鞋子,洗了洗,舒服多了。”第二天,屈克鹏又回到工作岗位。当他再次登上山头时,他感到,“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爬山,自己像脱胎换骨了一样,身轻如燕,腿力特强。”

8 6日,6座山体,7千多万平方米的测量工作宣告完工。一根一根红色禁采桩,在阳光下格外耀眼。禁采红线标出了法律的尺度,也标出了当地政府对防洪山体的一条底线——划定的禁采区,严禁开采,一寸也不得突破!(纪红云)

 

责任编辑:陈宁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关于本网 | 联系我们 |
鲁ICP备:09025719号 主办单位:山东黄河河务局 地址:济南市黑虎泉北路157号 邮编:250011
投稿信箱:web_sdhh@126.com 技术支持:山东新中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