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主 页 要闻要讯 专题关注 通知公告 政务快讯 基层动态 文化传真 研讨交流 公众留言 调查访谈 办事指南 资料中心

孟冬烤红薯

 

来源: 本站原创   录入人员: 郝相莲 时间: 2018-11-08 [ ]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细雨生寒孟冬至,庭前叶落半青黄。淋漓的冬风总是出其不意的刮起,走在人烟稀少大堤上的我禁不住裹住大衣、拉高衣领,一路小跑赶往住处。此时饥肠辘辘的我忽然闻到一阵扑鼻的香味,甜甜的、暖暖的,我立刻就辨别出了这是烤红薯的味道。寻着味道找到了发源地,是一位大娘在卖烤番薯,大娘穿着军绿色的大衣,一条红色的大围巾把头和脖子裹得严严实实的,站在烤炉旁,煞是扎眼。我仿佛看到了救命稻草,快步走过去。连价钱都没问,直接抓起一个大红薯放在秤上,付了钱就迫不及待的掰开往嘴里送,连叫道:“好烫、好烫!”一旁的大娘笑盈盈地说道:“闺女,刚下班啊,刚烤熟的小心烫。”

我从扑鼻而来的焦香里,嗅出了田园的谧静、泥土的芳香,勾起往事连连……

我生在农村,儿时自家农田除了种经济作物,还会种些红薯花生,留着自家吃或者送亲戚。记得地里种的红薯有白瓤的和黄瓤的,白瓤的甘面、黄瓤的辛甜。那会儿家里没有专门的炉子,每回都是和小伙伴各自从家里拿三两个红薯,到树林里挖个坑,捡些枯枝落叶,找个铁棍捧在洞口,红薯放在铁棍上,先用落叶做引火,然后再用树枝把火烧的旺旺的,也会烧着烧着火就熄灭了,急的我们趴在洞口吹,又会被烟灰呛得直咳嗽,脸上也满是灰烟,就只为了吃一口热乎乎香喷喷的烤红薯。也会在家烤红薯,而是家里做饭还是烧柴火,每次做完饭把未息的柴火放在火盆里,再放几个红薯,一家人围坐在火盆旁边吃饭边等待着饭后甜点,这时的火盆宛如一个太阳,炙热的火光驱逐着冬日的寒冷。

豆蔻伊始,便在外求学,每每回家母亲变着花样地给我做好吃的,知道我喜欢吃红薯,每到冬季放假回家都会给我熬红薯粥、烤红薯、炸红薯干、红薯丸子,最爱的还是烤红薯,烤出来的番薯很香甜,很滑、。每次吃的时候几乎是狼吞虎咽,以至于嘴巴会被烫到,吃得太急的人就会大口大口的呼着气,同时嘴巴不停的动着,用舌头将嘴里的番薯转换位置,吃得十分狼狈。这时,妈妈总会在一旁笑话我,劝我别吃得太急,红薯多得是,不会有人跟你抢。每到返校的时候,母亲便会提前给我炸好红薯干装上满满一袋放进书包里,对我说:“咱农村没啥稀罕物,别光顾着自己吃带给老师同学尝尝。”

后来上了大学参加工作,离家更远了。家里也不种红薯了,但每到冬季,母亲总会买一些存着,每每打电话总会问我:“啥时候回家,给你留的有红薯,等你回来给你炸红薯干烤红薯。”有时烦了就会说她:“外面卖的有,不用给我留。”母亲便笑着说:“外面的哪有家里的好吃。”对啊,外面的哪有家里的好吃,现在每次看到烤红薯,还是忍不住买上一两个,或甘面或辛甜,但却没有儿时记忆里的味道,没有妈妈的味道。

异地他乡的街头,吃着手中的烤红薯。母亲守着火盆烤红薯的情景,一幕一幕的印在我心灵深处。(孙亚杰)

责任编辑:田光        


下一篇:黄河夕照

  • 打印本页
  • 关闭本窗口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网 | 联系我们 |
鲁ICP备:09025719号 网站标识码:bm20020019
主办单位:山东黄河河务局 承办:山东黄河网站 技术支持:山东黄河信息中心
山东黄河河务局总机:0531-86987111 地址:济南市黑虎泉北路157号 邮编:250011
投稿信箱:web_sdhh@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