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主 页 要闻要讯 专题关注 通知公告 政务快讯 基层动态 文化传真 研讨交流 公众留言 调查访谈 办事指南 资料中心

《中庸》之“诚”

 

来源: 本站原创   录入人员: 郝相莲 时间: 2018-06-20 [ ]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在《中庸》中,多次提到“诚”,开篇就说“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相当于文章的总纲。到下半论的时候,提到“自诚明,谓之性;自明诚,谓之教”。这相互呼应之语,也说明了“诚”是行中庸之道的关键所在。所谓中庸,按照南怀瑾先生认为“名曰中庸,以其记中和之用也。庸,用也”这个解释最为恰当平实。先有内在的上下通达,发而为用,在个人身心修养上,择善固执,能够达到“知止而后定”的境界,持之以恒,由静虑而得阐发智慧。在人如何可至“中和”这个目的上,为了详尽阐述祖父之心传,作为孔子之孙,作者子思不断在说明“诚”不可或缺的作用。

对于古圣先贤之思想,是己之智慧和境界所不及,只能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以仰望圣贤的心,品味《中庸》的微言大义,品味大道无形,在南怀瑾先生的《话说中庸》中深入理解古人的智慧和思想的光芒,同时也感受到这位国学大师在弘扬传统文化上的“诚”。本文仅仅就自己所理解体悟的关于“诚”的含义加以选择性表述,而心行处灭,言语道断,语言永远无法完全表达体悟,更何况因为境界不足,体悟不深,以我浅薄之言如有不妥之处,圣贤在上,以其宽广之心胸,亦不会怪罪吧。

“凡为天下国家有九经,所以行之者一也”,此处之“一”是说人能弘道,反身而诚,事在人为。九经即:修身,尊贤,亲亲,敬大臣,体群臣,子庶民,来百工,柔远人,怀诸侯,为修身治家治国之全部内涵。可见“诚”的重要,没有“诚”,小事和大事做不好,虽立于天地之间,难以尽人伦和本份。

又说,“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诚,本来是自然之道,是天道;心性之诚,是做人之道,是人道。自然之道,昼夜更替,四时循环,春花冬雪,阳光无不普照,苍天无不覆盖,大地无不承载……无声无息的为万物提供能量,得以生生不息,是很自然的事情,亦谓“大道自然”,自然而然循着内在的规律和“道”在运行,天地宇宙万物,始终有一个无形无相而生生不已的动力存在着。而天地之道,是“博也,厚也,高也,明也,悠也,久也”,在此之下,天道之诚自然存在。作为“三才者,天地人”之“人”,源于自然,归于自然,本应具有天命之性,亦即本自具足一切功能。在王阳明先生心法中也说道“圣人之道,吾性具足”,这是先生在龙场悟道后记入其心法的重要的一句话,也可见圣贤的智慧和思想是相通的。“诚”,心物同源,生生不已。这个本自具足一切的天性之“诚”,在后天人性之中,渐渐被染污,又需要借助学养的修行,从“时时勤拂拭,不使惹尘埃”,直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接近或者回到本自具足的状态。所谓“诚”,本来就应该如此,天、地、人和万物都一样,是追溯本源的事情。

“诚者不勉而中,不思而得,从容中道,圣人也”。这个境界对于常人来说,难以一时或者简单达成。没有足够的智慧难以轻易看到事物本质,产生更多的思虑或者焦虑,会有很多词不达意,或者急躁偏激。众多思虑和念头,如瀑布一样相续不断,耗费生命的能量而不觉,又没有香象截河的勇气和决断,只能随波而走。若还有对过往的观念或者判断的执着和不舍,对未来不确定性的担忧,以及因此产生的种种“自以为是”,离从容中道就越来越远。若一切心念能做到来来去去,不迎不拒,不随它转,坦荡于胸,了然不着,也许会渐渐离“不勉而中,不思而得”近一些。不恋过往,不慕将来,守住当下,是智慧。每一颗过往不恋、将来不惧的心,都是一种勇气和包容。每一颗宁静地体会花枝春满、天心月圆的心都是一种于内外的真诚。每一颗无分别的赞美入尘红泥、锦簇繁花的心,都是一种从容中道。愚以为所谓“诚”,全在于一颗心。要做一个真正的“诚者”,难度极高,回归人的“率性”,是不断反观自省的过程,和习气不断较劲的过程吧。

“惟天下至诚,为能尽其性;能尽其性,则能尽人之性;能尽人之性,则能尽物之性;则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则可以与天地参矣”,随着关于“诚”的论述和层层推进,出现了“至诚”二字。境界开始提高了,站在更高的角度来阐述“诚”,一个人尽知本性还不够,还不彻底,还要去尽知万物的自性与人性同为一体而没有分别,然后才真正明白心物一元,人性物性息息相关之处。人是万物之灵,应是为了让万物可以得到更好的生息而存在。透过这里,就看到文章的思路,人不单单是为了自身的存在而存在,应该发挥更大的价值,正如老子也说“以其不自私,故能成其私”,儒家很厉害的当属宋代大儒张载说的“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个要求就高了,后来很多儒生以此为人生目标。据说王阳明就是从小立志要成圣人,当官时以百姓心为心,带兵时以少杀人或者不杀人而解决问题为目的,讲学讲所悟之心学,有教无类,所到一处,化人一方,立德立言立行终成了圣人,在他的心学中也提到了万物一体的概念。清朝时,聊城有个叫武训的,靠行乞、挨打、干粗活各种方法赚钱,自己粗茶淡饭,住破庙,甘愿受各种苦,经过三十多年不懈努力,建了三所义学,让穷孩子免费上学,他的人生目的就是办义学,后来朝野震惊,皇帝给发了一个“乐善好施”的匾。新加坡人许哲,立志成为曾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特蕾莎修女一样的人,给自己取的英文名字也叫特蕾莎,一生照顾穷人、病人、老人,没有自己,90多岁了,还在照顾别人,114岁寿终。我想这些人,都可以归于至诚的系列。没有一颗至诚的心,就不会源源不断的把爱和光明输送给人世间。他们爱人如己,有好生之德,参与和赞助天地化生万物,精神与天地并存并立,都已经到了“可以与天地参矣”的境界了吧。

“惟天下至诚,为能经纶天下之大经,立天下之大本,知天地之化育”,只有“至诚”,才能罗织天下的正理而成为大经大法,成为天下人文文化的根本。达到至诚的境界,就可以“聪明睿智、宽裕温柔、发强刚毅、齐庄中正、文理密察”,具有这些品德和才能,就有无限智慧、声名远播、学养道德与天地并重、受人尊敬。此处对至诚以及产生的品格的所有赞美,其中有一部分是子思为了赞美孔子的学养和修为的。一个到达至诚境界做事的人,身前身后所得到的是有不同的。孔子仁恕爱人,当年推行仁政,不以一己之私为利,知其不可而为之,屡屡受挫,挨饿受困,相当狼狈。但是至今孔子的思想和精神一直在传扬,声名远扬,施及蛮貊,子孙后代都被尊重,孔子更是被尊称为至圣先师。也许当年那些皮肉之苦、精神困顿,在一颗至诚心的背后都是可以忍受的吧。

历史上有很多践行“诚”的人,严格执法的楚相石奢,出于孝心没有抓犯罪的父亲,后向王请罪,坚决不接受赦免,当场拔剑自杀;竭力辅佐齐景公大公无私,一生清贫的晏婴;刘备“三顾茅庐”的“诚”,后来诸葛亮以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诚”报答知遇之恩;司马迁忍辱著史偿父愿,是对生命的尊重和“诚”;放弃优厚待遇,为国家两弹一星做出卓越贡献的钱学森;“什么职务也不要,就想为祖国做些事”英年早逝的黄大年博士;安心扎根农村教育几十年的支月英……,古今历史沧桑,人性光芒永存。

《中庸》中层层递进阐述了何为诚,诚对中庸境界的必要,如何达到诚,诚在修身齐家治国中的作用,什么是至诚,达到至诚的人是什么样的身心状态,至诚会得到哪些不求而得的好处,儒家之诚和至诚在人生价值上的必要性。作者在特定背景下,写了这篇文章,即为传统儒学辩护,又表达自己自幼亲受孔子教诲,而别传圣学心印的精义。

虽然《中庸》距离现在要有2000多年了,圣人的心性却是永恒的。现在社会,也许比任何时候更加呼唤“诚”以及“至诚”,向内观照自己,努力让心回归到“中”、“明”的状态,使得身心和谐、内外和谐,素位而行,不妄不诓,不欺暗室,少贪少欲,少恼少恚,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自利利他,成己达人,无亏无欠,素简人生,是一种身心的践行。

“诚”散发着现实意义的光芒,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里有一条是“诚信”,社会是人的集合体,“诚”永远都不会过时。很多事都证明,靠不“诚”而获得利益的,都不会长久,即便在没有被发现的时候,内心也要日日经受拷问,因为王阳明先生也说,良知是本自具足的。《大学》里又说“货悖入者,亦悖而出”。凡非诚信而得,必不能善终。而因为“诚”而吃亏的,如果把时间段拉长了看,也未必是坏事。中庸之道就是要让人诚于内而拙于外。

孔子也说过:“天下国家可均也,爵禄可辞也,白刃可蹈也,中庸不可能也”。可见,中庸之难以达成,绝不是单纯的“不偏不倚”的抹浆糊,老好人。中庸是明心见性后的内在,以及在外在的反映,是一个人与自己习性不断斗争的过程。自古以来与人“斗”可能成就伟人,唯圣人在与己“斗”,所以说达到中庸是一个非常难的境界。中庸之根本在于诚,无诚不立。自以为的真诚,与真正的“诚”相比,是一种自以为是,而自以为是为不“诚”。学当时习之,学当以致用,知行当合一,圣贤的教诲一直都在,思想光芒一直照耀世人的心!(张升光)

责任编辑:田光        


下一篇:爸爸的爱像粽子

  • 打印本页
  • 关闭本窗口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网 | 联系我们 |
鲁ICP备:09025719号 网站标识码:bm20020019
主办单位:山东黄河河务局 承办:山东黄河网站 技术支持:山东黄河信息中心
山东黄河河务局总机:0531-86987111 地址:济南市黑虎泉北路157号 邮编:250011
投稿信箱:web_sdhh@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