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主 页 要闻要讯 专题关注 通知公告 政务快讯 基层动态 文化传真 研讨交流 公众留言 调查访谈 办事指南 资料中心

桑葚红了

 

来源: 本站原创   录入人员: 郝相莲 时间: 2018-06-05 [ ]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周末去红叶谷游玩,从白云村上山的小路上有一大片桑林,“桑舍幽幽掩碧丛,清风小径露芳容”,一树一树高大挺拔的桑树,几经风吹日晒,桑葚颗颗晶莹饱满、玲珑剔透。淡青、绛红、浅紫、酱紫,表面上覆盖了一层淡淡的绒毛,阳光下泛起一团团金色光晕。桑葚熟透,一阵风来,黑得透着紫的桑葚们就争先恐后离开了桑树的怀抱,簌簌跌落,颗颗轻盈无声地滑落在树下的土地上,捏一枚入口,艳红的果汁染满嘴唇,酸涩清甜的滋味堪称绝配,爆浆的果汁让味蕾陷入鲜美的感受中,真可谓“参差红紫熟方好,一缕清甜心底溶。” 心里像是有清凉的泉水流过,流向远方,空明悠远,弥漫柔软的乡愁。

鲁迅在《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中写道“不必说碧绿的菜畦、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皂荚树、紫红的桑葚……”,眼前的桑葚一下子让我回到了小时候家乡的农家院里,那个时候其实就生活在百草园中,杏树、桃树、枣树、桑葚树点缀着家后面的果园,桑葚万是等不到紫红的,有些许透着白的红,我和小伙伴们就已经哧溜上树,一一收入腹中,那滋味酸甜酸甜,至今难以忘怀。

眼前满树桑葚,顿觉“殷红莫问何因染,桑果铺成满地诗。”早在《诗经》中就有“桑之未落,其叶沃若。于嗟鸠兮,无食桑葚”的诗句。晋代文学家傅玄《桑椹赋》也写道:“繁实离离,含甘吐液;翠朱三变,或玄或白;佳味殊滋,食之无斁。”唐代柳宗元写道:“闭声翅回归务速,西林紫椹行当熟。”欧阳修在《再至汝阳三绝》吟道:“黄鹂留鸣桑葚美,紫樱桃熟麦风凉。”范成大也吟出:“卢柑梅子黄,樱桃桑椹紫。”足以可见,爱桑由来已久,桑葚已然颗颗是诗,枝枝成句。

几个朴实的农村妇女包着头巾,垮着竹篮在摘桑葚,看着她们,让人忍不住想起罗敷一样淳朴又不失妩媚的采桑女。“女执懿筐,遵彼微行,爰求柔桑。”她们的脸庞紫里透红,蝴蝶般翩翩在绿意沸腾的桑树间,如一幅色调明快的水彩画。红桑葚,紫桑葚,酸甜的滋味侵入骨髓,甜的是恬淡平和的细碎生活,酸的是生活中曲曲折折的小插曲。

桑葚不仅可以直接食用,还可以酿酒。把桑葚洗净捣碎放入坛罐中,加糖密封便可酿成桑葚酒。用桑葚和冰糖熬成果酱,涂在面包上,满嘴的芳香甘甜。这么一颗小小的果实,给我们带来了如此大的味觉享受,叫人怎能不爱它!(王琳)

责任编辑:田光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网 | 联系我们 |
鲁ICP备:09025719号 网站标识码:bm20020019
主办单位:山东黄河河务局 承办:山东黄河网站 技术支持:山东黄河信息中心
山东黄河河务局总机:0531-86987111 地址:济南市黑虎泉北路157号 邮编:250011
投稿信箱:web_sdhh@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