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主 页 要闻要讯 专题关注 通知公告 政务快讯 基层动态 文化传真 研讨交流 公众留言 调查访谈 办事指南 资料中心

又是一年槐花雨

 

来源: 本站原创   录入人员: 郝相莲 时间: 2018-04-24 [ ]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槐林五月酿琼花,郁郁芳香醉万家。春水碧波飘落处,浮香一路至天涯”,一场风吹过玉槐花,随风起舞的槐花雨你可曾忘记,一场雨走过玉槐花,伴雨落入春泥的槐花香你可曾想起。

幸运的是,故乡老屋的后面,就有一片槐树林,花海如潮,一串串洁白的槐花缀满树枝,微风吹过,槐花就如同精灵般簌簌地飘落,浓密成雨,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素雅的清香,沁人心脾。微风拂过,落出一地的芳香,醉了芳华,似了流年。

味蕾用特殊的记忆保存着大自然的味道,小时候每到槐花盛开的季节,我总喜欢踏着这一地的槐花,尽情的享受这甜腻的味道,抓一把槐花放到嘴里,像抿了一小口槐花蜜,甜甜中带着淡淡的槐花香。母亲总是收集一些槐花给我做成美味的槐花饼。放学之后总是兴致冲冲的跑回家绕着母亲索要槐花饼以此来作为乖乖听话的交换条件,母亲则总是刮着我的鼻子说我是“小馋猫”,然后端出一盘金黄软糯的槐花饼以饱我肚子的小馋虫。长大以后参加工作,回家的次数少了,每到槐花盛开的季节母亲总是打电话来提醒我老屋后面的槐花开了,记得回家吃槐花饼。那一刻总是很感动、很幸福,仿佛回到小时候,母亲还容颜依旧,我、母亲、槐花饼、火炉旁,静静的享受岁月的恩赐。

又是一年槐花雨,回家经过那片槐花林,看到那一棵棵伴我成长的槐花树,就像站在门口盼我归来的母亲,亲切自然而又那么简单平凡。母亲依旧在细心的为我烹饪美味的槐花饼,白丝虽爬上了母亲的两鬓,但从未带走母亲的爱与温暖,就像过了这一季,槐花虽已凋零,但它并未离我而去,明年依旧会如期而至。(张苏琦)

责任编辑:田光        


下一篇:细雨迷雾中的黄巢水库

  • 打印本页
  • 关闭本窗口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网 | 联系我们 |
鲁ICP备:09025719号 网站标识码:bm20020019
主办单位:山东黄河河务局 地址:济南市黑虎泉北路157号 邮编:250011
投稿信箱:web_sdhh@126.com 技术支持:山东黄河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