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主 页 要闻要讯 专题关注 通知公告 政务快讯 基层动态 文化传真 研讨交流 公众留言 调查访谈 办事指南 资料中心

石头的故事

来源: 本站原创   录入人员: 郝相莲 时间: 2010-01-18 [ ]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石头的故事

            /新力

黄河口大荒原上黄土漫漫从来没有一座山的。

没有山的荒原上也就难觅一块石头。

可是黄河大堤上有很多很多的石头。那些石头大都码成一方一方的石垛摆在大堤一侧。给我带路的老黄河就说那是防凌防汛的备防石料。再往前走,走不多远就是一段迎水靠溜的大堤,那大堤突兀水中的全是一座座城堞似的石砌埽坝。老黄河说那就是闻名于世的黄河险工。

我诧异于这么多的石头都是从哪儿来的。

老黄河看出了我的诧异。他解释说这些石头都是走了数百里上千里远道而来的。

他刚到黄河的时候黄河上同样难觅一块石头,那时候黄河上游出石头的地方还被蒋介石占着哪。那年伏秋大滔滔黄水不期而至。那时候抗洪抢险最珍贵也最缺乏的就是石头了。千疮百孔低矮残缺的黄河大堤上突击抢修了无数的秸柳坝,可是因为缺少石头坠底,秸埽柳坝总在激流冲刷之下浮荡不已。

我说那还有什么办法只好等着黄河决口罢了。

老黄河朝我唬起了眼睛:你这小青年儿说话轻巧你知道黄河决口意味着什么吗?黄河决了口被淹的是解放区千千万万刚刚翻身的老百姓啊,黄河决了口蒋介石“水淹解放区”的阴谋不就得逞了么?他忽然发现我一脸尴尬于是改换了一种和缓的口气说,解放区的政府是有办法的,政府一声令下号召群众献砖献石,几乎一夜之间黄河大堤上就堆满了砖头和石头,那石头是什么石头啊,有老百姓正在打场的碌碡石,有老百姓刚拆下来的碑石界石,有农村妇女纺线织布用的坠机石,甚至还有小脚老太太走十几里路抱来的堵鸡窝的青石板儿……就是靠那些石头我们筑抛柳枕战胜了那样凶险的洪水。

老黄河说的很动情我听得也动了情。

就这样我一到黄河上老黄河就成了我的师傅。就这样我一到黄河上老黄河师傅就给我上了课。就这样我一到黄河上我就与石头结下了不解情缘。

这年的秋后和翌年的开春,我开始见到险工下面的湾儿泊了一条一条装运石头的双桅船和三船。船工卸船的时候要走很高的“之”字形跳板或者爬一阶一阶很陡的险工道口。他们的脊梁深深地弯着,脊梁上垫着硬硬的小背板儿,小背板儿上驮着一二百斤的大石头,背板儿上的绳勒进双肩的肌肉。如果是黄河航运局的自航驳“群力号”、“长征号”来了,老黄河一声招呼,我们一院子的年轻人也要加入了卸船的队伍。那自航驳好象是五六百吨级的,一船卸下来的石头能堆成一座小山。

老黄河说,济南的黄台山将山淄博的四宝山等山岭就这样搬到我们黄河口的。高耸绵延的山岭化成了黄河口的道道险工。

从此黄河口有了很多很多的石头。

从五十年代到八十年代老黄河师傅一直断不了和石头打交道。三十年的实践使老黄河成了黄河上的石头王。多么难以摆弄的石头在他手里也能找到最好的归宿。一方的乱石被裹成巨龙般的柳石横在堤下抵御着黄河风涛的冲击。一方的地瓜石被装进铁丝囫囵个儿抛到险工坝下加固淘刷走失的根石。老黄河最绝的活儿还数垒坝。他站在险工上搭眼一瞧就能确定这段埽坝应该垒成鱼鳞形雁翅形还是磨盘形月牙形。那横七竖八有厚有薄的片石到他手里,只听到手锤叮叮当当几下子就敲出了长条形的蘑菇顶,然后咣当一声就安安稳稳嵌迸坝面上那十分美丽的席花缝中,有时一高兴他还会用錾子轻轻巧巧在石头的蘑菇顶上錾出十分美丽的花纹。我就不行。我头一天敲錾子那手锤老往手背上落,手背上鼓起一个一个大青疙瘩,尽管老黄河再三告诫我“捉石如捉虎”,我还是搬着那不听使唤的石头横对竖对对不进那茬口里去,最后被石头咬得两手鲜血淋漓。

跟了老黄河几个春秋我渐渐成了垒坝的行家。

跟了老黄河我渐渐也和石头有了特别深的感情。

现在老黄河早已退休离开了黄河。现在每到水大的时候河里还会驶来一条一条载着石头的船。现在再多的石头对于无山的黄河口似乎也已平淡无奇。可是每天我看着大堤上一方一方备防石、看着险工上一段一段石头砌成的坝仍旧感到亲切。我身边的石头不是那时哀叹无才补天的石头,不是那种凝聚了爱情故事的缘定三生的石头,当然也不是江南园林点缀着的精美神奇玲珑可爱的石头。可是这里每一块石头依然有它特别的来历。

黄河口的石头使我记忆起许多沉重而又温馨的故事。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关于本网 | 联系我们 |
鲁ICP备:09025719号 主办单位:山东黄河河务局 地址:济南市黑虎泉北路157号 邮编:250011
投稿信箱:web_sdhh@126.com 技术支持:山东新中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