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主 页 要闻要讯 专题关注 通知公告 政务快讯 基层动态 文化传真 研讨交流 公众留言 调查访谈 办事指南 资料中心

家住黄河滩

来源: 本站原创   录入人员: 郝相莲 时间: 2010-01-18 [ ]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家住黄河滩

               /李芸

76年黄河改道之前,我家所在的渤海农场一直处在黄河滩区,每年的夏秋季节和冬季,都要遭受黄河洪水的侵袭。

记得大约是在六十年代初期,面对相当猖獗的黄龙尾,农场人几乎是束手无策,只有逃避一条计策。于是经常在秋季和隆冬,家家户户携大将小,举家逃到三十里以外的利津县陈庄镇,待洪水退下,再返回家园。这种逃亡当年被农场人称为“逃水”。

渤海农场始建于五十年代初,当时属省劳改局管辖,一度曾是华东地区最大的劳改劳教场所。由于经常受到黄河洪水特别是64年海潮的袭击,大批犯人逐渐疏散到北荒滩,成立了北农场,渤海农场只留下劳教人员,以便于随时“逃水”。

一遇水情,一般是妇女和孩子先行撤出,管教人员和劳教人员看水情发展而行动。一般情况下,洪水不会进场,人们所做的逃避只是预防性的。

在童年的我的视线中,“逃水”有时是相当惊心动魄的。

记得有一年的中秋节之夜,圆月初上,我家正在煮饺子,忽然通知说水来了,赶紧走。已经煮熟的饺子愣是没顾得吃就出了家门。

当我们乘坐的汽车开出三四里路时,洪水已经淹没了道路,汽车只得摸索着前进。可是走着走着车子又出了毛病,开不动了。

汽车成了汪洋中的一条船。

在雪亮车灯的照耀下,人们发现不远处水中有一大团白白花花的东西在翻滚,待它被冲到灯下时,人们才看清楚原来是一条茶盅子粗细的白花蛇。这条蛇看起来很惊慌,显然洪水也刚刚毁灭了它的家园。

它被激流裹挟着,身不由己,一个漩涡使它改变了方向朝汽车涌来,一车人不由的惊呼起来……!

在它以为是找到了救命稻草爬上了车轮的刹那,汽车开动了,它被卷入轮底,司机特意将车子在它身上反复辗压。它那粗大的身体有力地拍打着车轮“啪啪”作响,那恐怖的声音令人毛发倒竖。

后来农场修起了绕场一周的土坝,成功地将洪水挡在了场外,农场人再不必逃水了。但是洪水的威胁仍在,而且有时还相当严重。

正如前面说过的,洪水一般不会形成淹没之势,只是灌满沟渠然后再沿着来路退兵。仅是很少的几次,大水围场,对农场人的生命财产构成了真正的威胁。

记得1975年秋,人们正忙着秋收,洪水浩浩荡荡地来了。两米多深的大渠顷刻间灌满,然后奔向低洼地带,很快将农场包围成一座孤岛。

大人们日夜坚守着坝子,水位不断上升,坝子岌岌可危。

场院上有的是草袋子、木桩子,仓库里有的是自产的粮食,农场人依靠自己的力量同洪水搏斗。

水困两个月,农场与外界联系的唯一交通工具是一辆二战时期美国造的水陆运兵车。

当时唯一不害怕反而很快乐的是孩子们。孩子们觉得四周一片汪洋很有趣,每天跑到坝子上去了望、玩耍。

正在收获的农作物引来了大批的野鸭,野鸭吃了被水漂起的花生,一个个透肥。

孩子们就用鱼钩钩住一个花生扔在水上待野鸭来吃,傻头傻脑的野鸭往往上当,成为人们饭桌上的美食。

大水不仅淹没了所有等待收割的庄稼,还毁坏了滩区所有野生动物的家园。大量的野生动物无处逃生,有许多不顾死活地逃到了场子里来。

对于仓惶奔来的野兔,人们是来者不拒,多多益善。而对于地老鼠、黄鼠狼之类就不持欢迎态度了。

骤然增多的黄鼠狼使家家户户的鸡屡屡丢失。黄鼠狼是一种机敏、灵智的小动物,人们要捕捉它很难。有人看见一只黄鼠狼肩背嘴叼四五只幼崽奔窜而来。对这大自然中极惨烈极感人的一幕,饱受黄鼠狼侵扰之苦的人们并未动侧隐之心,一俟其靠近,便奋起痛击,结果是大的逃进了柴垛,小的成了捕获者孩子的玩物。

七六年黄河改道后,农场被一道高高的大坝与黄河隔离开来,终于结束了长达三十年与黄河水做斗争的历史。

如今我成了一名治黄职工,对黄河的利与害有了新的认识。回首往事,深刻地体会到人民治黄的伟大意义。

每当我看到驯顺地流淌着的黄河,总会想起它曾经露出过的狰狞,扼制住这条苍龙的巨尾,该需要一条多么强有力的臂膀啊。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关于本网 | 联系我们 |
鲁ICP备:09025719号 主办单位:山东黄河河务局 地址:济南市黑虎泉北路157号 邮编:250011
投稿信箱:web_sdhh@126.com 技术支持:山东新中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