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主 页 要闻要讯 专题关注 通知公告 政务快讯 基层动态 文化传真 研讨交流 公众留言 调查访谈 办事指南 资料中心

山东黄河大截流

来源: 本站原创   录入人员: 隋建利 时间: 2010-01-12 [ ]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山东黄河大截流

尤宝良

黄河是一条金色的巨龙,横卧在中国北方辽阔的大地上。它出昆仑,绕积石,穿峡谷,跃龙门,跨平原,滚滚东流,一泻万里。进入山东境内,它突然收拢起宽广的河面,积聚起更强大的力量,离弦之箭,直射海洋。

位山和解山,是山东聊城境内两个在山东版图上也寻找不到的山峦。从1855年开始,黄河在这两个山峦之间的峡谷里,或丰或枯,或急或缓,永不停息地流过。如今,它也许已经淡忘了,20世纪50年代末,一支大手笔曾经在这里轻轻一抹,它便乖乖地躲过这个峡谷,改道流经峡谷以南1.5公里的另一个山谷而去,4年后又按照人的意愿重回故道。

然而,山东人民没有忘记,位山人更没有忘记。40多年前那曾振奋齐鲁大地、大河上下乃至全国的黄河大截流的壮举,至今让曾参与或关注过那场战斗的人们激动不已。

1952年,毛泽东视察黄河,发出了“要把黄河的事情办好”的伟大号召。19557月,全国人大一届二次会议通过了根治黄河水害、开发黄河水利的综合规划。当时被称为山东水利心脏的黄河位山枢纽工程,是这个规划的重要组成部分。

当时设想,枢纽工程建成后,将基本解除黄河洪水和凌汛对下游的威胁,解决山东沿岸几千万亩土地灌溉问题,使京杭大运河全线通航,并为工农业生产提供丰富的水能资源。工程于19585月动工兴建,调集聊城、菏泽、济南、济宁、泰安5个地区20多个县的27万民工参加施工,到195911月中旬,先后完成了拦河闸、引河开挖、引黄建筑物、沉沙池和东平湖水库围坝以及进出湖闸等工程。接下来要施工的,是牵动千万人心弦的位山截流工程。大河截流是整个枢纽工程的焦点战役,是山东治黄史上空前的壮举。山东省委、省人委指示,此战“只准成功,不准失败”。

19591125,截流工程开工誓师大会在陶城埠——黄庄滩头隆重举行。会场上,插满了猎动的红旗,遮蔽了大河长空。大河两岸摆开了气势冲天、威风震地的向黄河进军的庄严阵容。不远处的柏木山下,为黄河开劈新道的10万引河开挖大军正汇成滚滚长龙,与截流雄军隔河遥相呼应。一阵惊天动地的礼炮,宣布誓师大会开幕。截流指挥部副指挥刘传鹏面对2万截流指战员作动员报告。台下不时响起高昂的口号,伴随黄河的怒涛,响彻云天。人们压抑不住心头的狂欢,千百张决心书飞上主席台,块块花团锦簇的决心牌匾,簇拥在主席台正中毛泽东的巨幅画像前。

40多位年过半百、鬓发斑白的老河工坐在会场最前排,他们来自大河上下,与黄河打了几十年的交道,有着丰富的治河经验。今天,他们光荣地担任了这次截流大战的参谋,感到无比的自豪。紧挨着他们的,是来自山东黄河淄博、聊城、济南、菏泽等修防处的550名治黄精英和河南省派来支援的200名河工能手。后边是来自寿张、聊城、临青县(市)的16500名精壮民工。今天,他们个个全副武装,顶盔贯甲,气宇轩昂。

上午10时正,王国华副指挥发布开工命令。顿时,工地变成一片欢乐的海洋,川流不息的人群到处奔走相告:“腰斩黄河开始了!”随之,第一支截流先锋队率先冲上正坝坝头600人组成的秸料运输队一条巨龙翻腾滚动,供土队紧跟着把一筐筐泥土投向占体。经过20个小时的激战,第一个占子以19.6米,宽21米,高9.6米,共3951立方米的庞大占体压进黄河激流之中。

这次截流采用的方法,是我国劳动人民在与黄河作斗争中创造的成功经验,即秸料进占截流法。这种方法的好处是就地取材,经济便宜,体积大,施工快,易闭合。整个截流工程分正坝、边坝、土柜、后等四部分,正坝共分七个占子和一个金门占子。正、边坝用层料层土与木桩、麻绳间隔相作而成;土柜、后用土堆筑,作为体阻水与安全的依靠。当时,大河流量800多立方米每秒,流速每秒达5米。黄河工历史上只用于抢险、堵口,这次用于腰斩黄河,是史无前例的。刚刚走进和平生活的山东人民,有着无限的智慧和胆量,有治理好黄河除害兴利的美好愿望,这愿望就寄托在这截流工程上。

曾转战冀、鲁、豫,参加过30多次堵口的78岁高龄的老河工薛九龄津津有味地说:“自光绪26年我当了河工,直到解放,在这60多年中,黄河年年决口。解放后,国家出钱修了大堤和险工石坝,10年没决一次口。现在又把它拦腰斩断,让它听人的使唤,为人造福,这是天翻地覆的大事情,以前做梦也想不到。”老人眉飞色舞,胡子上抖动着内心的喜悦,从进第一个占子开始,他就一直靠在施工最前沿,每个占子需要20多个小时,可每次占子不落到河底,他从未睡过好觉。他说:“过去含着泪与黄河搏斗,现在是含着笑容治服黄河,我怎睡得着啊。”

秸料铺得快慢关系着进占的速度,只见坝上一把大斧上下翻飞,如鱼得水,这是号称山东第一把飞斧的于德明。开工前一天晚上,他就写下决心书:“与黄河决战,俺没别的能耐,就是这斧头听点使唤。平日铺料工效是50方上下,这回非达到60方,争取70方不可”。给“于飞斧”递料也得是好手,劳力组合的时候,他选了一名叫盖英俊的汉子。盖表决心说:“我给山东第一把飞斧当递料手,没别的可说,他铺多快我递多快。”于德明接着说:“你递多快我铺多快。”工地上,但见他俩配合默契,秸料翻涌,斧头在云雾中飞舞。

截流的第七天,天气突变,乌云布空,凛冽的寒风吹得旌旗呼拉拉响,霎时,大雨飞泼而下。凶猛的黄河有了援兵,发出更猖狂的咆哮,似乎要把大坝连同这些雄兵骄将一同吞没。截流工地成了白茫茫一片,咫尺难辩。坚守在捆厢船上12名山东大汉,在组长李保福率领下,任风雨吹打,纹丝不动。24只眼睛紧紧盯住船上的各路用绳,上下操作,极有章法。他们的棉衣、鞋袜早已被汗水和雨水浸透,粘贴在身上。为了截流工程,他们已经在船上坚守了五天四夜了。坝上的秦连生和韩芳华,好象没有觉察到这倾盆的大雨,依然抡着油锤把一根根木桩打进秸里。带领民工的干部刘永其曾在上甘岭和英雄黄继光并肩作战,他曾身负9处伤,切去3页肺,去掉了5根肋骨,也和同志们一样战斗在工地上,一气坚持了6个小时。

运料大军是一只善战的队伍,他们风雨方米,石料380立方米,保证了截流用料。

截流工程进展迅速。

1242时,第5占完成。6日零时,第6占金门占告捷。这时过水河面只剩下42.8米。7日上午9时,指挥部下令爆破拦河闸引河,使部分黄河水通过拦河闸泻流,为实施抛枕合龙创造条件。

截流工地成了不夜城。在这令黄河断流改道的紧张时刻里,已经没有了白天和黑夜的界限,登上拦河闸北首的柏木山顶,置身于灯海银河之中。15只架缆船牵拽着长达200余米的钢丝缆,把正坝和边坝的两只巨大的捆厢船扯在中央,护卫着埽坝的迅速进占。运送土料的四路大军四条飞舞的长龙。一盏盏聚光灯射向河面,映成一根根闪亮的银柱,插向流动的浑黄的河底。

夜深了,低矮潮湿的截流工地指挥室里,灯光依然通明,烟草的浓烈气息还没有散尽,施工图纸、水文资料和天气预报散乱地摊在木板支起的桌子上,屋里却空荡荡没有人影。刚才的决策会刚刚结束,此刻,刘习斌和其他指挥员们又站在了施工前沿。他们忘记了已连续四个昼夜的疲劳,一双双布满红丝的眼,都还那么炯炯有神,嗓子喊哑了,话语依然铿锵有力。

128,指挥部根据水情、工情、料情,在征求了薛九龄等老河工的意见后,决定实施抛枕合龙。

截流工程最紧张的时刻就要到了。

工地出现片刻的宁静。一根根“龙筋”(合拢大缆)活扣在龙门两厢金门占的24颗粗壮的“龙牙”(合龙桩)上,巨大的“龙衣”(绳网)已凌空系在合龙大缆上。通过正坝龙门口的滚滚黄河水,嘶叫着,从“龙衣”下面奔腾而过。这时,只听坝边一声令下:合龙开始!只见一位年轻河工如飞燕般凌空跃上“龙衣”,紧跟着七八个小伙子也“鱼跃”上去。接着,团团秸料翻江倒海般拥上“龙衣”。刘传鹏、刘习斌两位副指挥,分别在东、西两个坝头上,一面指挥,一面和工人起运料。黄委会工程局副局长田浮萍也参加了合龙战斗,打“腰桩”,拉绳,下“对爪子”,忙个不停。薛九龄、刘九星等几位老河工站在坝头上,个个银须飘动,气度不凡,如河仙挺立于天地山川之间。

91650分,薛九龄跃上悬空的“合龙占”上,喊起号令,随着三声锣响,庞大的“龙门占”稳稳地沉下河底,将雄伟的东西坝头连接成一体。拦河坝合龙了!截流胜利了!“轰轰轰……”24响祝捷大炮和一万响鞭炮震撼山川。顿时,军号高奏,锣鼓唢呐齐鸣。随着刘习斌副指挥举向空中的强有力的拳头,截流工地爆发出海啸山崩般的欢呼:“天险黄河被我们斩断了!”两支截流大军跳跃着拥上大坝会师,无数双勤劳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大家相互拥抱,欢呼,整个工地飓风扬起大海的波涛,久久不能平息……

黄河位山枢纽截流工程,经各方团结协作和参战勇士的奋力拼搏,仅用14天时间,就将汹涌的黄河拦腰斩断了,显示了黄河“埽工”的巨大威力。整个拦河大坝共用秸料397万公斤,柳枝92万多公斤,块石8700立方米,土料27万立方米,抛枕362个,草袋400万个。施工期间未发生任何事故。面对这些枯燥的数字,今天的人们也许不太感兴趣,用当今先进的施工设备和方法,人们也许不会感到惊诧。但40多年前,靠的全是人们的双手、一双脚和一付肩膀,用这些数字所表示的实体,在那么短暂的时间里,在大河激流之中筑起一道长366米、宽58米的水上大坝,你不能不感到惊奇,你不能不由衷地敬佩。

1212,截流工地举行隆重的祝捷大会。参加庆祝大会的有山东省委第一书记舒同,省人委晁哲甫、李澄之、余修副省长,济南军区、中央农业部、水电部有关领导,黄委会副主任赵明甫,还有内蒙、甘肃、河南、上海等十几个省市和水利设计单位、重点工程的来宾,新闻、文学艺术界人士,机关干部、工人、农民、学生等。水电部、山东省委、省人委、河南省人委、黄委会等单位发来贺电。舒同为大坝通行剪彩。3万多名截流英雄和当地村民云集大坝,迈开自豪而矫健的步伐走向对岸,20多部吉普车、卡车、长途客车一路鸣着喇叭从大坝上驶过。女村民单秀荣骑着毛驴,抱着她两岁半的儿子,走在村民的最前面。她说:“这小家伙头次过黄河就这么‘飞’过来了,他真幸福啊。”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只见一位60多岁的老大爷和一位中年妇女,搀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后边跟着一个少妇,怀里揣着婴儿。这是陶城埠村卢传襄大爷搀扶84岁老母,携儿媳、孙媳、重孙女,一家五辈专程来看黄河截流大坝的。上了坝身,老太太站稳了脚,一双深而有光的眼盯着坝下的黄水,一时竞说不出话来,许久,老人用衣襟擦着眼角上的泪花,嘴角挂着微笑说:“现在可好了……

截流合龙后,大众日报发表《祝腰斩黄河的伟大胜利》社论,新华社也发了消息,著名书法家舒同为截流胜利欣然挥毫。山东诗人燕遇明《在截流工地上》一诗中写道:秸草柳枝黄河/千年孽龙变驯兽/降魔仙佛无光/哪比过人民圣手……

紧靠截流大坝的位山枢纽重要工程——东平湖水库,是水泊故地,也是万里的家乡。截流25年后的一天,万里乘直升飞机视察黄河,在故乡的上空盘旋了一周。他说,在他幼年时听到的都是黄河为害的恐怖传说,人民提心吊胆。现在不同了,我们要把害河变为利河。万老的话,是对家乡人民治理黄河,与大自然顽强抗争的歌颂和祝愿。因为,大河截流的壮举也曾经让他激动和自豪。

截流完成后,位山枢纽工程相继于19607月竣工。由于对黄河泥沙运动规律认识不够,工程经试用后发现不少问题,经国务院批准后进行了改建。改建后的东平湖水库成为黄河下游和汶河的重要滞洪工程,近半个世纪以来发挥了重要作用。

1963126位山枢纽拦河大坝在一阵爆破声中崩坍了。但是,这炮声并未使曾让我们激动过的故事黯然失色,大河截流的壮举已永远载入山东人民治黄的光荣史册。它是我们认识黄河规律的一把钥匙,为我们启开了综合治理开发黄河,除害兴利,造福人民的幸福之门。

逡巡于东平湖北岸黄河滩区,当年大河截流处,偶尔能看到几处废弃的建筑物。这些从图纸上走下来的美丽的线条组合成的立体,成为这起伏山区里的一个个“景观”。这“景观”时时警示我们,让我们沉思,让??地探索黄河,献身于黄河。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网 | 联系我们 |
鲁ICP备:09025719号 网站标识码:bm20020019
主办单位:山东黄河河务局 承办:山东黄河网站 技术支持:山东黄河信息中心
山东黄河河务局总机:0531-86987111 地址:济南市黑虎泉北路157号 邮编:250011
投稿信箱:web_sdhh@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