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主 页 要闻要讯 专题关注 通知公告 政务快讯 基层动态 文化传真 研讨交流 公众留言 调查访谈 办事指南 资料中心

东平湖底或淹没着神秘水下古城与清水石桥

 

来源: 齐鲁晚报   录入人员: 谢飞 时间: 2019-02-02 [ ]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口述人:王泽冰,山东省水下考古研究中心研究室主任

东平湖底或淹没着神秘水下古城与清水石桥

2015年6月,山东省水下考古研究中心成立,也就在那一年,东平湖水域及其周围淹没区遗址调查研究项目正式启动,这个项目延续至今。去年我们去扫测时,又收获了一些令人惊喜的发现。找到神秘的水下古城和清水石桥,是我们多年来的一个心愿。

在唐代,东平地区有一个重要的郡叫须昌城,地位就像现在的省会城市一样。但到了宋咸平三年,黄河在郓州王陵埽决口,把须昌城淹了。郡守便上书皇帝,说须昌城已经不适合居住,希望把郡城迁出去。于是郡城便迁到了州城,而现在我们看到的东平县城又是在1982年从州城迁来的。东平的根——须昌城则带着往昔繁华的记忆,沉入了东平湖底。

但我们从史料中,依然能找到须昌城的踪影。民国《东平县志》记载:须昌“距须句三十里”,“沦没陂泽中旧址无存。埠子头东岳庙其东关也;西南陂中有石刻‘南门’二大字,为南门遗址。遗址今淤水中。”清代进士蒋作锦所著《须昌城考》记载,埠子村西有东岳庙,系须昌城东关,埠子村西南有石刻“南门”二字,系县城南关。

和这座神秘古城一同淹没湖底的,还有它西侧的一座石桥,叫做清水石桥。这座桥建于隋代,比现存最古老的赵州桥还要早。唐李吉甫在《元和郡县志》中记载:“东平清水石桥,在县西三里,隋仁寿元年造,石作华巧,与赵州桥相埒,长450尺。”《太平寰宇记》中也写道:“清水石桥,在县西三里,隋仁寿元年造,石作华巧,与赵州石桥相埒,长四百五十尺。”450尺大概有140米,比赵州桥50.82米要长得多,并且这座桥的建造水平非常高。石桥联通官道,在当时应该是很重要的通道。

东平湖底的清水石桥和须昌城是我们重点搜索的两个点,这也是我国首次以宋代黄河淤积和淹没遗址为调查目标进行的水下考古调查。

东平湖底或淹没着神秘水下古城与清水石桥

我们先尝试用磁力设备来寻找清水石桥,水下的桥还在虚无缥缈之中,我们就拿赵州桥做考古实验。我们与中船重工第715研究所合作,用陆地磁力设备测量距离赵州桥不同高度时的磁力值。我们发现石桥是有磁性的,于是就打算把这种方法引用到水下。后来在水下探测中,我们的确发现了一批磁力数据与赵州桥数据相似的多处可疑点。

东平湖湖面非常大,要重点区域重点突破。我们通过文献分析,须昌城城址应该位于东平湖中间的土山岛东侧和土埠村西侧之间区域。

我们现在掌握的最确切的末端点是州城,这座千年古城是实实在在存在的。我们知道当年皇帝允许搬迁的位置在东南角,便从东南角往西北角找。

偌大的湖区,怎么找呢?第一阶段我们先进行磁力扫测。在湖区内可行驶船舶的水域进行大范围拉网式扫测,发现磁力异常点随时标注。然后再对这些异常区域,采用多波束、侧扫声呐和浅地层剖面仪相结合进行探测,探索水下及淤泥层下掩埋遗迹情况。

我们的设备有个矛盾很难解决。设备靠物探声波方式下到水下,遇到介质通过返回声波来分析介质。功率低的设备剖得比较深,但是清晰度低,功率高的尽管更清晰但剖得浅,遇到特殊地质,声波根本打不下去,这至今还是一个世界难题。水浅的地方,干扰也就比较厉害。比如两米深的水域刚打下去声波“啪”就返回来,会造成二次回波甚至多次回波,波比较乱。

我们需要解决怎么才能探明掩埋淤积下的遗迹问题,下一步考虑引用地磁雷达,效果如何也很难说。我们多数采用的是海洋测绘设备,但水下考古是比海洋测绘更专一的门类,有些工作海洋测绘设备满足不了。像抽泥设备等很多都是我们自己改造的,针对东平湖区内存在大量渔网问题,我们专门研发了水上自行车式拖曳磁力仪器。我们在不断探讨怎么把一些满足于其他行业的设备逐步应用到水下考古。

所以对我们来说,东平湖项目算一个小里程碑,这个项目如果能做出来,我们就可以总结出一系列关于黄泛区淹没区域水下遗迹的扫测技术方法。

东平湖底或淹没着神秘水下古城与清水石桥

前几年东平湖有养殖区,我们在工作中还受抽沙船干扰,扫测难度很大。再加上东平湖水浅,这里经过1000多年黄河历次侵扰,淤积比较深,有的地方水深才一米多一点,我们的扫测效率大大受到影响。东平湖的水下地貌还有个很奇特的地方,湖内很大区域长期抽沙,抽出很多很大的沙窝,今年我们探测发现最深的地方能有27米深。

这些沙窝给我们带来了很大风险,尤其是在东平湖水下能见度极低的情况下,我们的潜水工作基本靠摸。我们曾经下到水下18米,能见度最多10厘米,连个表都看不清。很粗的大抽沙头砸到泥底下,把沙抽完后形成了一个塌陷的窝,直径能达5米多。我们潜水啥也看不清,靠手摸会感觉一下子碰到一个坡,顺着坡上到一个高度停一下,接着又顺着一个坡下去了,我们就这样在一个个沙窝里上下翻滚。沙窝深度5到7米,我们最怕的是沙窝塌方,如果塌方了,会把人埋在里面。水下我们发现有大量沉了的铁船,本来是用来拉沙的,有的呈不规则的断裂状态,沉船船舱容易掉,在水下黑暗环境中,这都是隐患。

东平湖底或淹没着神秘水下古城与清水石桥

2016年我们在东平湖进行调查时,看到抽沙船的抽沙设备直径能有好几米,抽上沙来后,通过过滤发现抽出来大量的陶片瓷片。我们定位GPS点进行登记,发现这些残片基本都是隋唐时期的,最晚的一两件是元代的,这些都证明这片区域应该有遗址,即使不是座城,至少会有村落分布。但让我们担忧的是,抽沙船的插头直接插到湖底,有可能会把遗址破坏。

我们还怀疑,抽沙的过程扰乱了一些湖底地形,比如会不会因为抽沙,使得沉船滑入到一些坑中,而和底下暴露出的早期遗迹掺和到了一块儿。有可能正好有艘船沉在这个地方,在抽沙过程中船正落在桥面上,当然这都是猜想。我们在数据分析的时候还遇到一个很奇怪的问题,我们用海洋磁力设备扫测铁船,这些运沙船的磁力值都非常小,到底为什么出现这种情况,谜底至今还没有揭开。

东平湖底或淹没着神秘水下古城与清水石桥

2016年我在东平湖水下探摸时,好像摸到了桥。那年天很冷,我们用开水浇到潜水服上,趁着热乎气赶紧下水,手依然冻得发麻。

在黑暗的水下,我们不知道处于什么位置,周边是什么样的环境。我们下到水里,只有一块入水石沉在水底下,我们出水的时候必须回到这个石头上,拽着一根出水绳上去。要从底下慢慢上,因为在水底下没有任何参照物的情况下,很容易被水流带走。我们常常感到手不够用。一手挡着头,慢慢往前摸,另一只手拽着搜索绳,还要照顾到潜伴。在没有能见度的情况下,要一伸手就能摸到潜伴,潜伴如果出现问题就抓我的手。

在长期失重的状态下,我们要在水下拿着锤子和一米多的钢钎,拉线划定探方。水下绘图时,一手拿着绘图板,还要用尺子量。身体还要抗着水流,尽力把自己的身体稳定在一个位置上。所以在水下工作半小时,上来后人是非常疲倦的。

下雨不影响我们工作,因为我们本身就在水里,但最怕大风,风大一起浪,我们背着四五十斤的装备很难出水,而且船上的同事也不容易通过观察水底下人吐出的气泡,来判断水下人员位置。

有次下水,物探设备发现水下有线索,我突然摸到一个平面,上面有凹痕,就像凿石头的痕迹。平面下面还有个竖面,上面摸到一个圆弧,我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会不会是桥拱?这让我很兴奋,我们在水下兴奋也没法喊,只能高兴地吐几个泡。出水后,潜伴却告诉我那是艘铁船。第二天我们带着磁铁又下了水,的确有艘铁船,但是船上没有摸上去像圆弧的东西。

抛下去的锚提上来后再想找原来具体的那个点,太难了。我摸到的那个“桥拱”至今是谜,还没有完全摸清看清,两年多来我一直心有不甘,我还会继续去探索。

去年的工作环境好一些,东平湖的水位涨了,调查历时40天,物探扫测航迹达600余公里,磁法扫测面积约15平方公里,声学扫测面积约3平方公里,发现水下疑点19处(磁法7处,声学12处),潜水探摸5处,确认铁质沉船1处。

我们在扫测中发现一片区域内,有个掩埋的地方有片硬面,延续长度一百多米,我们推测这或许是清水石桥的位置。这个位置也是我们今年东平湖区域工作的一个重点。

我们通过磁力设备再进行后续数据处理后,处理出来很多数据,要想挨个排查是很复杂的,我们现在遇到的瓶颈是怎么排查,因为淹没区域的淤积能达五六米深,如果用抽沙的方法,这么多点挨个去抽效率很低,一两年也做不完,我们在考虑下一步是不是可以通过水面钻探的方式来看一下,或者继续派人去水下探扎。

东平湖调查项目,在水下考古领域,是全国首次依据明确史料记载来寻找一个失踪的古城,而且这个城还有桥的遗迹。我们通过水下考古,还要解决须昌城迁移的历史。今年,在发现可疑点的基础上,我们将继续探寻这座神秘古城,期待早日揭开它的面纱,填补上那段被水淹没的历史。

责任编辑:田光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网 | 联系我们 |
鲁ICP备:09025719号 网站标识码:bm20020019
主办单位:山东黄河河务局 承办:山东黄河网站 技术支持:山东黄河信息中心
山东黄河河务局总机:0531-86987111 地址:济南市黑虎泉北路157号 邮编:250011
投稿信箱:web_sdhh@126.com